• ?
    廣東裕華興建筑機械制造有限公司專業生產,銷售和租賃施工升降機/施工電梯,升降平臺,爬升式工作平臺,高處作業吊籃,卸料平臺,超級腳手架,超級護欄等高空作業平臺. 施工升降機/施工電梯包括:單籠施工升降機,雙籠施工升降機,人貨施工升降機,吊籃包括高處作業吊籃,電動吊籃,吊籃提升機等高空作業平臺.
    當前位置:首頁>文章中心>其它資訊>當前安全生產考核問題分析

    當前安全生產考核問題分析

    發布時間:2016-03-24 點擊數:3512

    原標題:當前安全生產考核問題分析


    必須徹底改變建筑施工安全生產考核機制

    第215期

    全國“兩會”期間,有記者昨天在住建部的記者會上提問,近年來“樓倒倒”、“樓脆脆”事件時有發生,2015年中國共發生房屋市政工程安全生產事故442起,死亡554人,事故頻發的原因是什么,住建部將采取哪些措施遏制事故發生?中國住房和城鄉建設部部長陳政高回答:“對這個問題,我的心情和你是一樣的,很痛心。另外,對于住建部沒有抓好這項工作,也感到自責?!?/span>

    痛心,是針對問題的嚴重性;自責,是一種責任的自究。的確,當前我國建筑安全生產形勢確實不容樂觀,問題很多。追究其原因,其中建筑施工安全生產考核是建筑施工安全生產管理的重要內容,起著較為關鍵的作用,建筑施工安全生產考核管理這一關把不住,必然會給后續的安全生產管理埋下嚴重的隱患。所以建筑施工安全生產考核管理上存在著較為突出的問題不可忽視,我們不能視而不見。因此,改革當前我國建筑施工安全生產考核機制很有必要,也迫在眉睫。

    首先是考核與培訓關系問題。我國《行政許可法》第五十四條明確規定行政機關或者行業組織不得組織強制性的資格考試前的考前培訓,不得指定教材或者其他助考材料,按照現行的《行政許可法》規定考核與培訓必須是獨立的兩塊,即必須堅持考培分開的原則。國家建設行政主管部門的正式文件中也沒有對建筑施工安全生產培訓機構設定提出具體要求,但是現在有些建設行政管理部門把建筑施工特種作業人員培訓和考核混為一談,我行我素,不但指定培訓機構,而且直接或間接地把安全生產考核工作放在這些培訓年機構,使得參加考核人員不得不參加這些培訓機構的培訓,否則不得參加考核,或者不參加這些培訓機構的培訓就不知道考核的內容,要想考核合格是很難的。

    所以,當前有關建設行政主管部門混淆建筑施工安全生產考核與培訓的行為是錯誤的。李克強總理在本屆政府2015年工作報告中再次強調:“大道至簡,有權不可任性”?!丁笆濉币巹澗V要》提出了深入推進簡政放權,建立健全權力清單、責任清單、負面清單管理模式,劃定政府與市場、社會的權責邊界。隨著行政管理體制改革的不斷深入,建筑施工安全生產考核與培訓的界限將更加分明。

    其次是考核內容及考核管理辦法的設置問題。當前許多安全生產考核內容及考核管理辦法設置是不合理的,沒有根據考核對象及其管理要求實事求是和科學地制定。比如,最早的吊籃安裝拆卸人員的考核,不少地方把吊籃操作人員也劃歸為吊籃拆裝人員一類,稱之為特種作業人員,實踐證明這種劃分是錯誤的,因為吊籃操作不是一個工種,而是其他工種人員使用吊籃工具進行相應的工種操作施工而已,曾經一篇《合力創建比民航更安全的吊籃操作管理新模式》的文章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后來才有了企業負責對吊籃使用人員培訓的新說法及新要求,而非特種作業人員的培訓。除了吊籃操作人員是特種作業人員誤區外,其他各類管理人員或特種作業人員的安全生產考核也有不同程度上的管理誤區。安全生產考核對象不同,其考核要求及內容也不盡相同,有簡單的也有復雜的,不可能都是一樣的。例如,塔機司機與施工升降機司機的要求區分很大,不能用同樣或相近的考核內容來要求。

    筆者認為,我們現行的施工升降機司機的考核要求是非理智的,很不科學。我們按照塔機司機的考核要求制定了施工升降機司機的所謂的安全技術理論和安全操作技能的考核要求,如要求施工升降機司機要熟悉施工現場安全用電基本知識、熟悉機械基本知識、熟悉施工升降機的檢查和維護保養常識和熟悉施工升降機常見故障的判斷和處置方法等要求,其培訓學時和考核要求幾乎和塔機司機是一樣的。有關部門還為此編輯了相應的培訓教材。


    (教材圖片略)


    看似這樣做是非常重視施工升降機司機的培訓和考核,要求很高、也很嚴格,但像這樣的考核能否實施下去?實踐證明,是根本行不通的!

    為什么呢?我們可以從考核對象和考核要求進行分析就不難發現,制定這樣的考核辦法是多么的可笑或幼稚。

    我們先來看一下施工升降機司機的要求。對于施工升降機司機來說,我們要求他們能夠正確地按照施工升降機操作規程上下安全操作即可,沒有更復雜的要求。至于施工升降機的日常維護保養應由機械設備管理人員或專門維護保養人員來維護,施工升降機的日常維護保養不需要也不應該由施工升降機司機來維護?,F在幾乎沒有一個施工現場使用一個機械設備管理人員或專門維護保養人員專門來開施工升降機的,更為實際的是不少施工現場都是使用婦女來開施工升降機。這就是當前施工現場真實的現狀。

    施工安全問題

    也就是說,學會開施工升降機不一定需要掌握現行的考核大綱和培訓教材上所規定的那些內容。因為,施工升降機就是我們通常講的上下電梯,原理基本上與我們現在高層住宅使用的電梯是一樣的,過去高層住宅電梯配備了專門的電梯操作人員(或稱司機),現在幾乎沒有專門的電梯操作人員了。如果施工電梯質量好的話完全可以不用設置施工電梯司機這一崗位,只不過這種電梯是在工地上使用,由于一些工地環境或施工電梯達不到要求,所以設置了施工升機司機這一崗位?,F在,國外的施工電梯基本上都沒有設專門的電梯操作工(或稱司機),甚至連施工電梯的駕駛室也沒有,而我國還在糾纏于施工升降機司機的管理上,搞得越來越復雜。更可笑的是,如果國內施工現場要安裝一部沒有駕駛室的施工升降機,某些安全生產監督管理部門是堅決不允許的,可見我們安全生產管理僵化到何種程度!

    談到施工升降機司機的管理,使人們又不得不聯想到物料提升機司機的管理,也是同樣存在著僵化的管理,或者是幼稚的管理。像這類的安全生產考核管理問題還可舉很多,如專職安全生產管理人員究竟要考核那些內容,至今也是不很清楚的,在這就不一一舉例。

    總之,我們在一些安全生產考核管理上是落后的、僵化的,又是那么幼稚可笑的。我們把簡單的考核考復雜化了,把考核搞復雜化后又難以實施,最終安全生產考核就變得琢磨不透,根本不能按照考核大綱或培訓教材去實施,任人隨意地解讀,也給一些權力尋租者有機可乘。最終大家心知肚明,培訓走過場、考核流于形式就不足為奇了。

    再說考核與培訓的方式吧。按理說,考核與培訓截然是兩個方面的工作,由于考核與培訓的混淆,有主觀上的混淆,也有客觀上的混淆,他們認為培訓老師就是考核官員,或考核官員就是老師,表現在培訓與考核方面的任性?,F在有的地方建設行政管理部門眼里的考核部門與培訓機構是不分的,有的甚至把安全生產考核人員(有的地方也稱考評員)當作培訓老師來要求,所以在這些考核人員或考評人員就把自己當作培訓培訓老師,即參與考核,也參與培訓,有的地方認為取得不到考核人員或考評員資格就不能開展培訓教學,使得考核人員或考評員資格也成為了一種變相的行政許可,形成了當前安全生產考核的怪現象。實際上,除少數考核要求外,多數安全生產考核的組織及組織參與人員,即考核人員或考評人員,他們可以不是培訓老師,可以不了解培訓的具體內容,他們只要按照考試或考核規則及判分要求,認真履行考務職責和考核紀律,實事求是判分或計分就可以了。所以,現在部分地區在考務安排上也存在僵化的思維,或者把考核當作培訓去管理,造成了培訓與考核不分的現象蔓延。

     

    以上種種安全生產考核中存在的問題,我們應該感到痛心,在痛心的同時應該自責。所以,我們應當勇于正視當前安全生產考核中存在的種種問題,用改革、創新的工作思維徹底改變我國安全生產考核管理機制,才能使我國安全生產管理邁向新的臺階。

    在線客服

    ?